国新办就科技进展与成就相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曹雪涛院士回答记者提问

网站首页    新闻快讯    国新办就科技进展与成就相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曹雪涛院士回答记者提问

2月26日,国新办举行科技工作进展与成就有关情况发布会。科技部部长万钢,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工程院院士、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曹雪涛,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候任主席龚克,工程院院士、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荣军,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研究员吴季介绍了近年来我国科技工作进展与成就有关情况,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曹雪涛: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在上海学习工作了30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工作了7年,一直在国内从事基础免疫学研究和癌症的免疫治疗应用研究。目前兼任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协生命科学联合体的主席,去年也担当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基础科学中心负责人这样一个职务。可以讲,我是一直在国内成长起来,能够在国际上担任亚太地区免疫学联盟的主席和全球慢性疾病防控联盟的主席,这是对国家实力的认可,所以我和薛其坤院士的感受是一样的,非常感谢国家对我们这一代科学家的培养。 

我也深切地感受到,在过去的几十年当中,我们国家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在国际上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大家知道,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了科技创新、科教融合、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这样一些重大的决策部署,国家科技部也积极地落实这些战略部署,也对一些重点领域、前沿领域,包括关系民生的领域作出了非常卓有成效的工作,使我们有机会能够获得一些资助,而且明确努力的方向,使我们在国际前沿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成绩。这些成绩的取得,我觉得是大家的、是国家的,我相信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在基础科学和高新技术产业领域将涌现更多的中国发现、中国智慧,也做出更多的中国贡献和中国的制造、创造,特别我们对世界贡献更多的中国力量。谢谢大家。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根据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也有一些人认为,中国原始创新能力仍然是比较薄弱的,接下来会有哪些措施来加强中国的原始创新能力?谢谢。

曹雪涛: 

因为一直在国内从事研究工作,参加了很多的科技项目评审,对目前特别是这几年来,在评审项目中专家用的最多的词,如“你的原始创新、你的核心技术点在哪里”印象特别深刻,也就是说,国家对于科技创新认识的高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而且我出国的机会比较多,国外的生物医学界学者对中国这几年来的基础研究快速进步,用“难以置信”这个词来表达,一点不为过。包括今年年初,春节期间,2月份还没有结束,中国在三大杂志Natrue、Sicence、Cell出了12篇研究论文,都是中国本土产生的。作为生物医学工作者也很自豪,其中的11篇是生命科学和医学,就是说创新势头是爆发式的,大家都说是开了一个好头,我也希望这种势头继续延续下去。其实产生这样一个势头不是偶然的,我觉得我们国家的科技创新体系有它的独到之处。首先是加强了顶层设计,这个顶层设计是一种宏观导向,特别是围绕大目标,成立大的平台,设置大的装置,组成大的项目,包括各种不同特点和专业技术特色的大的交叉性团队,围绕着一个重大目标去攻关,在这方面全链条创新,在国家科技部总体部署下,这几年,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催生了很多大的成果。 

还有一个是在创新文化的营造上,我觉得科技部和国家各个相关部门都做了极力的推动。过去我们说创新是看着哪个国际高地比较性创新多一些,现在都鼓励独创性的技术体系和革命性的科学思想的涌现,就是独一无二的,就是舍我其谁,在这方面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经过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最近五年、十年大的科技投入,我们国际化程度和过去雄厚的积淀都发挥出来了,这样就有一定的基础去催生中国学派的产生,这些是真正体现基础研究作为原始创新点和作为将来技术,特别是新技术、高新技术的源头,作为一种支撑的意义。 

在这方面,我觉得特别是中国学者应该有点自信,特别是借助于我们雄厚的文化支撑和哲学智慧,能够创建自己的技术体系去开展工作,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实质性的支持很重要。另一方面,在科学家层面上,过去叫“弯道超车”,我觉得这个词用得有些局限性,最好是“劈山建路架桥”,达到别人所达不到的制高点,然后在这个制高点上发出中国声音,产生原创性的成果,带动中国的高新技术应用研究。在这方面从医学角度来说,我觉得这几年还是可圈可点的,包括很多技术的科技成果,像过去的传染病防控,2003年的时候SARS一来措手不及,这几年科技部实施了传染病防控重大专项,2013年H7N9一来,从病源的发现、临床的救治、药物的研发一直到病人的标准化处理流程,被WHO树为典范,而且用了8个月的时间在《新英格兰》、《柳叶刀》,这些国际权威的医学杂志,还有《Nature》、 《Science》发表了十几篇文章,而且都是中国原创,2003年-2013年这十年的建设使中国达到了一个高度,有基础的、有技术的、有应用的,全链条创新。我自己感觉,中国只要能够坚持稳定的支持,把我们的体制机制优势发挥出来,充分调动我国科技人员的创新力,将来的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还是有非常大的前途和光明的前景。谢谢大家。 

中国日报记者:

科技体制改革是科技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请万部长介绍一下近年来我们国家科技体制改革方面作出了哪些工作?下一步工作是什么?请各位专家们分享一下在科技体制改革过程中您们最大的体会或者一些故事。谢谢。 

万钢:

十八大以来,围绕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科技体制改革是一个重点,改革的目标就是使科技创新和体制机制创新能够双轮驱动起来。主要的内容包括:首先,让企业成为创新的主体。第二,让科技成果能够运用到经济社会发展上,带动创新创业。第三,从政府职能转变的角度,整合过去分布在各个部门的近百项国家科技计划,建立一个多部门联合的国家科技计划和项目经费管理体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一个平台、三根支柱”和相应的科技报告体系、科技计划体系,这些在印发的材料中有详细介绍,我不再一一说。第四,制度创新。包括院士制度改革、科技奖励制度改革、科技评价制度改革、国家重大科技决策咨询制度等。第五,普惠性政策。涉及到科技人员的有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制度。涉及到企业的,特别是创新型中小企业,形成了一系列普惠性的激励机制,包括高新技术企业的税收减免、研发经费加计扣除等优惠措施。下一步,还要继续深化这方面的改革,更加统筹推进科技体制改革各项任务的落实,比如科技成果转化还有不衔接、不配套的问题,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在科技体制改革方面,我们几位校长体会也很深,先请南开大学曹校长谈谈看法。

曹雪涛:

我补充两点,这两点也是从事科技创新和管理工作比较深刻的两点。一是我们国家非常注重协同创新,十分重视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国家层面上,围绕国家目标、国家利益构建一个国家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从医学研究角度来说,像美国有NIH(国立卫生研究院),其实它的年度科研经费2016年是300多亿美金,相当于美国NSF(国家科学基金会)的6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是宏观调控整个顶层设计和国家的医学创新,在这方面我们国家和它有异曲同工之处。科技部最近这几年建设了一批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这是非常有前瞻性的,它是以大专院校为源头创新主体,以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作为临床转化应用的主体,把企业作为技术应用和创新主体,实现三位一体。科技部准备建100家,这就是一个国家布局,我印象深刻,这样一个布局为未来的持续研究奠定了良好基础。以这样的国家体系作为着力点,我相信投进去的会有累加效应、裂变效应,将来对整个国家的支持体系是很关键的。

 像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这样的国家平台,体现了两条:一是国家必须做,但是一般机构可能不愿意做,这个国家要去做。还有一个是国家想要我们做,但是很多人不能做或者做不了,必须要建立国家体系。所以我觉得从国家体系来说,这两个点抓住了就非常好。二是汇聚力量。要主动融入国际创新高地。原始创新只有第一,高科技只有高地,就是制高点和新的生长点这两点怎么去抓。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是把国家优势力量去和国际最高的研究学府、研究机构对接,形成一个融合性的机构,而不是过去松散的模式。如果说国家体系是王牌集团军的话,融入国际高地就相当于嫡系的先锋队,王牌的先锋队。

 举一个例子,去年12月6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到英国牛津大学成立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牛津研究所,这是牛津大学800年历史上第一次允许外部的机构在校园里建一个实体化机构。在人员聘请上,我们也出钱,他们也出钱,但是我们约定,发表的文章是属于中国医学科学院的,而且我们在那里招聘的外国人是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工作,而且我们把学生派过去培训,这样一个在国家层面上的实体机构,因为牛津大学临床医学在欧洲是最高的,我们通过这样的举措来提升中国的原始创新,这也是科技体制的一个改革举措。我觉得现阶段国家从大的角度上,树立大视野,瞄准大目标,正在开展一系列创新举措,保证了我们科技体系的持续发展,而且保证快速发展。谢谢大家。


2018年2月26日 15:04
浏览量:0
收藏